• <bdo id="q4ya0"><label id="q4ya0"></label></bdo>
    <code id="q4ya0"></code>
  • 快速通道

    聯系我們
    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 » 新聞中心 » 媒體聚焦

    看貧困戶趙立軍用奮斗摘掉“窮帽子”

    • 字體
    •  編輯:綏陽縣外宣中心6
    • 打印本頁    |    關閉本頁
    • 閱覽:

    清晨的陽光漸漸喚醒沉睡的鄉村,原本寧靜的山里漸漸熱鬧起來。

    筆者一行從綏陽縣城驅車1個多小時便到了青杠塘鎮后槽村。沿著公路旁的一條小路拾級而上,幾分鐘后就來到了村民趙立軍的家。

    院子不大卻干凈整潔,青色的磚瓦房靜靜坐落中央。見有人進屋,趙立軍連忙熱情的招呼我們。隨行的村干部說明來意,趙立軍立馬說:“村里通知我去開會,喊我給大家‘講課’。我準備了好些天,還是想請你們給我參謀參謀呵呵,你們今天不來,我也準去找你們的……”這個頭發花白,背部略微佝僂,腿腳也不是很利索的人,如果不是之前村干部和包保干部介紹,也許多數人會認為,這肯定又是一個“等、靠、要”的貧困戶。

    今年58歲的趙立軍,37歲那年經人介紹與一位聾啞女人陸桃英結婚。由于文化程度低,同時身患殘疾,雖有做磚瓦的手藝,一家的日子依然過得緊巴巴,直到2014年,家里經濟狀況都不好,是村里組里公認的貧困戶。

    “戴上貧困戶的帽子,不光榮啊,我給村里拖后腿了!”被評定為貧困戶后,趙立軍臉上并無多大光彩,面對家里還在上學的小兒子和一個身患疾病的妻子,趙立軍深深覺得,生活給了他太多艱辛。

    隨著精準扶貧的深入推進,2015年,鎮、村及時到訪并將其情況上報。趙立軍作為后槽村的長期“低保戶”,如何真正幫助他們一家實現脫貧,縣、鎮、村三級聯動,對趙立軍的家庭多次走訪摸底,因戶、因人精準施策。一時間,趙立軍有了很多來幫扶他的“親戚”。

    與扶貧工作組結成“親戚”后,幫扶責任人羅福勇多次來到趙立軍家。了解到居住了多年的“危房”已成為這一家老小的心病,羅福勇積極幫助申請危房改造、辦理建房手續等。

    2015年6月,趙立軍家里如同灼熱的天氣一樣熱烈,幾十個鄉鄰無償幫助其拉磚、砌墻、倒天面施工。不到一個月,危房改造圓滿竣工。搬家那天,趙立軍家的小院兒里笑語歡聲、熱鬧非凡。這個樸實的農家漢子將自家喂了一年時間的大肥豬殺了,請來周圍鄰里吃了一頓讓他終身難以忘懷的“喜宴”。“要不是這些干部把我們當‘親戚’,給我想辦法想出路,還有大家幫助我們修房建房,我們一家四口現在還擠在破舊的木房里……”回憶當時的情景,趙立軍熱淚盈眶。

    “老趙,在家沒得?”

    “在,在,陽書記,進屋里坐!”

    2016年,一個忙碌的午后,正準備上山割豬草的趙立軍被村支書陽建友攔下來,說是要和他商量一件“大事”。原來,鎮里通過“引鳳還巢”,引進了一家以生態黔北黑豬為主導產業的新型現代化民營企業,該公司主要采取免費發放幼豬給貧困戶和農戶代養,提供技術并承擔風險的方式,帶動群眾脫貧致富。

    “陽支書來和我談了過后,又組織我和村里的其他貧困戶去實地觀看,因為本來就有養豬經驗,這家公司還承擔風險,我覺得可以試一試。”趙立軍對脫貧致富的渴盼,得到了駐村扶貧工作隊和當地政府的重視,作為建檔立卡貧困戶,趙立軍一家申領到5萬元特惠貸,他先后用這筆錢修起了圈舍,購買飼料。

    2016年春,公司免費發放給他4頭黑豬仔。在趙立軍的悉心照料下,年末時黑豬出欄,公司以保底價14元每斤的價格回收,趙立軍獲利一萬多元。捏著這一沓“滾燙”的現金,窮了半輩子的趙立軍,重燃生活信心。




    “他們家享受了殘疾人保障金、危改補助金、黑豬養殖補償金、教育補貼金、特惠貸等多項補助。近年來,在鎮村兩級的支持幫助下,女兒外出務工的同時,家里搞起畜牧養殖,2017年人均收入已達8160元。頭兩年他還主動要求取消他家的低保金補助,同時還經常給村里做些公益事情。”說起趙立軍一家的變化,陽建友心生感慨,“他是個熱心腸,最愛幫助人,去年還主動請纓擔任村里的義務衛生清掃員”。

    2017年11月27日,是個特殊的日子。趙立軍同村里的高富國兄弟講:國家扶持了自己許多年,他想為大家做點小事——打掃后槽村的垃圾池。

    “他們說干就干,當天就喊了鄰居的一輛貨車,從村委會垃圾池開始到太平村的公路沿線,所有的白色垃圾被他們全部清掃干凈。在他們的帶動下,現在太平組家家戶戶的衛生都整得很干凈。”村民們說到這無不豎起大拇指。

    “人窮志不能短,不管天大的困難,我們一定要把這條路修通!”這是趙立軍對鄉親們許下的又一個諾言。

    從太平村野草坪有一條長約3.1公里的小路,是后槽村經清溪湖通往坪壩村最近的路。近年來,到清溪湖旅游、休閑、釣魚的越來越多,由于這里路況不好,外人來要么走水路,要么走坪壩村的遠路。考慮到這樣的情況,趙立軍首先在太平和相鄰的幸福組提議:采取集資的方式先把毛路修起來。這一提議迅速得到群眾積極響應,大家出土地、出錢、出工、出力,沒一個人說不。

    年底時,這條鄉村路終于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順利竣工。沿路走在去往村委會的路上,趙立軍回想當初,跟大伙召開村民會,研究修路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。

    “我不太會說話,但我知道打鐵全靠本身硬,只有勤勞才能致富,還有就是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的道理。”接到村里打來的電話,趙立軍匆忙跟筆者告別,“村里組織開動員會,陽書記喊我去給大家講講我養豬的經歷,發動更多的貧困戶一起參與黑豬養殖,我得趕快走了,大家都等著呢……”

    夕陽的余暉照耀著趙立軍遠去的背影,在這條通往外界的鄉村路上,又有多少人一路從苦難走向未知的幸福……


    分享:
    • 上一篇
    • 下一篇
    • 相關信息
    2016香港特码资料
  • <bdo id="q4ya0"><label id="q4ya0"></label></bdo>
    <code id="q4ya0"></code>
  • <bdo id="q4ya0"><label id="q4ya0"></label></bdo>
    <code id="q4ya0"></code>